两年的进击与潜行 腾讯影业能否靠IP和调整破局?-势活

      来源:华尔街见闻

作者:白金蕾

在这个史上最长的“十一”假期中,腾讯、阿里的股价丝毫没有“休假”的打算,持续震荡上行。

10月4日,瑞信发表的中国互联网报告中,进一步对以上二者加持,预测腾讯目标价为416元,阿里巴巴为220美元,认为二者分别还有20%和23%的上涨空间。报告还预测数据科技会成为广告、娱乐及电子商务增长加速动力。

作为中国最大的游戏、动漫、文学内容提供商的腾讯,在影视领域却入局相对较晚:2015年9月17日成立的腾讯影业,至今成立仅仅两年。按照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的思路,动漫、文学是IP的孵化来源,影视是影响力的放大器,最终游戏和电竞可以实现价值的最大化,因此,影视是腾讯必须补足的一环。

9月17日,成立两年之际,腾讯影业在北京,集中发布了《藏地密码》等 43 个影视项目的进展情况,并宣布与新丽传媒、工夫影业、海纳影业、腾讯视频、爱奇艺等的合作计划。

与此次作品推动的激进相比,腾讯影业在业务布局、构架调整、合作投资上却显得相对低调。

3月底,腾讯对外公布,首席运营官任宇昕兼任网络媒体事业群总裁。至此,任宇昕同时兼任移动互联网、互动娱乐与网络媒体三个事业群的总裁。

萦绕一整个夏天的猫眼电影和微影时代的合并,也被认为推动力主要来自来腾讯,分析人士观察这主要来源于淘票票在互联网票务领域的威胁,腾讯需要将占据旗下票务入口的两家公司合并,以便更加集中发力。

那么,两周年之际,腾讯影业能否依靠这43个项目实现逆袭?其倡导的“不孤立做影视”,又会给趋缓的电影产业带来什么?开放的内容生态,又能否帮助互联网影视公司破局?

  “潜行”两年

回顾腾讯影业两年的发展,腾讯影业CEO程武称,最大的投资就是“耐心”。

据多家票务网站数据综合,腾讯影业2016年主出品《爵迹》《少年》,主发行《微微一笑很倾城》《少年》,涉及票房6.75亿元;阿里影业2016年主出品《七月与安生》《摆渡人》,主发行《追凶者也》,涉及票房7.86亿元;乐视影业主出品、主发行7部影片,涉及票房31.62亿元;爱奇艺影业则主出品、主发行9部影片,涉及票房4.28亿元。

2017年截止目前,腾讯影业主出品《金刚:骷髅岛》《神奇女侠》,涉及票房17.7亿元;阿里影业主出品《西游伏妖篇》,主发行《傲娇与偏见》《闪光少女》《决战食神》7部影片,涉及票房21.04亿元。

以上数据从侧面反映,腾讯影业在新成立的互联网影视企业中并未占据上风。

具体到腾讯影业主投、主控的作品上看,喜忧参半。被视为腾讯影业自主控盘作品的《少年》反响平平,投入较高的《爵迹》在口碑和票房上遭遇双失利。《魔兽》《神奇女侠》和《火影忍者》剧场版取得了尚佳的票房,但其更多参与的是宣发和营销。

对此,程武称:“其他公司着急讲故事,或者市盈率可能会是压力,对我们而言,我们没有每年一定要做多少个项目,还是希望尊重本身的创作和孵化规律,不断完善打磨。”

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则从IP开发的角度解释了“慢”的原因。“我们做泛娱乐的布局,需要每一环都成功才能保证下一环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核心还是制作和内容。这两件事情都没做好,那IP不能包打天下的”,罗立告诉全天候科技。

腾讯影业正在开发的影视作品里,有超过60%改编于阅文集团和腾讯动漫。具体到IP的改编和开发,罗立向全天候科技介绍,首先要在尊重原著的前提下“去掉水分”,会根据用户的阅读数据和作者、编辑的建议设定故事主线;然后找专业的编剧团队,结合原著的气质进行再创作:再找专业的技术团队、演职团队尽可能地将原著的气质传递给受众,并让改编后的作品被更广的用户接受。

程武将这种“慢”称为“极客精神”,他认为这种“极客精神”也贯穿在腾讯泛娱乐体系的整个搭建过程中。

从2010年的TGA(腾讯游戏竞技平台)开始,腾讯已经开始系统地搭建电竞体系和生态,但直到2016年底才推出腾讯电竞业务,中间花了六年时间;2012年成立的腾讯动漫,沿着丰富正版内容、形成平台效应、带动国漫产业的逻辑一路走来,最终花费近五年时间,成为在作者、作品、生态上都堪称国内首屈一指的动漫平台:而阅文集团成为网文独角兽的过程也与之相似。

针对一次性公布43个项目会不会变为PPT计划的质疑时,程武称:“腾讯影业的项目不会是 PPT 项目。” 腾讯影业旗下黑体工作室总经理陈英杰则称,此次片单中的作品相当一部分已经开发的比较成了,基本上都是有买家了的,并非单纯出来晒一下。

“低调”调整

今年3月24日,腾讯宣布COO任宇昕开始兼任网络媒体事业群(OMG)总裁,他此前已任互动娱乐事业群(IEG)和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的负责人。集资讯视频、互动娱乐及应用宝、手机管家等泛娱乐领域资源于一身,业务调整也在低调进行。

首先理清的是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两条业务线。

在上述任命宣布之前,外界一直认为腾讯影业侧重电影制作,而企鹅影视侧重剧集制作。但接近企鹅影视人士称,这两家影视公司从事的业务是相似的,“腾讯的传统是赌赛道,谁跑出来算谁的。”

在任宇昕就任百日后,两条赛道被划出界限:腾讯影业对外,主攻电影、(版权)电视剧、综艺制作,而企鹅影视则对内,为腾讯视频提供自制内容。

6月11日,任宇昕亲自为企鹅影业年度电视剧发布会站台,表示将加强企鹅影视与IEG事业群的联动,并进一步加大其在自制剧领域的投入。

6月17日,上海电影节期间,腾讯影业CEO程武首次公开表示,腾讯影业不仅从事电影业务,还参与出品电视剧,未来还将与开心麻花等团队一起制作综艺节目和舞台剧。

针对两个影视公司的定位问题,企鹅影视副总裁韩志杰告诉全天候科技,“未来(企鹅影视)的发展方向以供给(腾讯)视频平台为主。IP投入、内容布局,是为了满足不同年龄层、不同区块用户的需求。这些项目必须要有强大的拉动付费会员的能力”,韩志杰说。

在理顺影视内容团队后,分发渠道也得到统一。

9月21日,猫眼电影、微影时代双双以内部信宣布共同组建新公司“猫眼微影”,新公司不仅拥有猫眼、娱票儿、格瓦拉等多个票务品牌,还拥有腾讯微信、美团、大众点评的入口。

同日,光线传媒发布的公告称,其控股的猫眼文化与微影时代、瑞海方圆等签署《增资认购协议》。协议规定,微影时代的全资子公司微格时代作价39.74亿元分两次注入猫眼,首次以37.71亿获猫眼27.59%股份,第二次的2.03亿元视情况而增发;腾讯系林芝利新的全资子公司瑞海方圆以8.97亿元,认购猫眼6.56%股份。

据全天候科技此前报道,此次合并的主要推动力来自腾讯。

从资本层面看,微影时代为腾讯系孵化公司,从A轮到C+轮一直接受腾讯投资,到合并前,腾讯系旗下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持有微影时代15.99%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腾讯同样间接投资猫眼电影。2016年1月,腾讯领投美团E轮33亿美元融资,达到了过去所有融资总和的三倍,而美团虽然在2016年5月将猫眼电影的控股权转让给了光线传媒,但依然是猫眼电影的二股东。

业务层面,微影时代拥有微信的电影流量入口,而猫眼电影则通过小程序获得微信流量支持。同时,微影时代与腾讯在微信入口上的协议,也在今年年中到期。

阿里影业不惜血本加码淘票票,也让猫眼电影和微影时代在电影票务上的市场占有率不断减少。数据显示,合并前猫眼电影此前近七成的先发优势已经消耗殆尽,淘票票的市场占有率与之十分接近,均在30%以上,微票儿和格瓦拉相加拥有接近20%市场占有率。

在内外多重因素的刺激下,腾讯极力促成两家票务平台合并,试图整合旗下流量入口,打通电影票务和宣发渠道,为影视内容寻找更为集中的出口。

另据全天候科技了解,腾讯影业的宣发团队也在逐渐完备。线上腾讯有包括微信、手Q、应用宝和QQ浏览器在内的社交和分发平台,线下则借助腾讯游戏的推广部门。“线下发行我们本来平台营销部自己人员就将近上百人,合作伙伴的员工我们有上千人的团队。”程武在此前的采访中说。

掘金“IP”

“IP热”的时候,即使像《小时代》这样口碑扑街的影片,也会有人“边骂边看”顺便将票房推进年度前十。但现在即使是“全明星+大IP”的作品,用户也显得意兴阑珊。因此,如何重新打开已经被“粗制滥造”IP内容伤害的影视市场,成为以IP为核心输出内容的互联网影视公司需要面对的问题。

“只有对用户的情感需求,进行系统化的关注和满足,腾讯影业才能有机会在亚文化、小众文化和大众文化、流行文化之间,找到共鸣点,才能融合不同的内容形态,在根本上打通产业链,改变目前的产业格局”,程武说。

这种分众化的需求在此次公布的片单中可以略窥一二。既有满足科幻爱好的《两万里计划》《月球暗面》《拓星者》等,也有二次元向的《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等,更有侧重悬疑推理的《古董局中局》《心理大师》等。

细分受众的IP运营方式,也与乐视影业的新方向不谋而合。乐视影业CEO张昭公开表示,现在是内容行业和互联网行业整合的关键契机,并认为“分众内容”“定制内容”将成未来的发展方向。在他的带领下,乐视影业曾在2016年成功跻身民营电影企业票房前五位。

此外,腾讯影业将IP内容间的联动发挥到了极致。两周年之际,腾讯影业成立了漫宇工作室,并在此基础上发布了 “M 宇宙 ”项目。该项目以《迷都》《万象融合》《秦侠》三部核心 IP 作品为主,以 15 部 IP 为支线故事,共同构建一个属于国漫英雄的“M 宇宙”。漫宇工作室将主要负责这一系列IP改编和联动。

腾讯影业成立之初,程武曾率团队拜访了漫威总部的办公室。他坦言,“M 宇宙 ”项目或多或少受到“漫威宇宙”的启发,漫威的确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不光是故事与故事之间的互动,还有剧集、电影、衍生品的配合。相较之下,单个IP 或者单部电影更像是在为整个产业进行宣传的一个窗口。

具体到IP项目的合作方式上,腾讯更多采取项目合作、开放连接的方式进行。“我们其实也是一个连接器,我们是用IP去连接”,罗立称。

著名编剧、制片人白一骢认为,IP连接的方式,相对比购买版权及平台自制更容易产生好作品。“制作方和平台能够高度的统一,把双方的优质资源更多地集合在一起,基本上这个项目是一个产商结合的一个状态。顶级的平台找顶级的团队,相互制约,有利于用户体验的提升”,白一骢告诉全天候科技。

全天候科技梳理发现,借助IP项目,这个有效的连接器,以合作、投资、成立公司等方式,腾讯影业已经形成了一个硕大的朋友圈。

万达影视在《魔兽世界》《电竞狂潮》《十万个冷笑话2》等影片中和腾讯影业进行了合作,并以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进一步“联姻”。6月19日,阅文集团与腾讯影业、腾讯游戏及万达影视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斗破苍穹》将成为合资公司上马的首个项目,电影、电视剧、游戏、主题公园等多种形式的改编也已经进入开发阶段。

与工夫影业、华谊兄弟和博纳影业的合作,则通过合作、持股等多种方式进行。资料显示,2014年11月,腾讯参与了华谊兄弟的定向增发,腾讯方面持有华谊兄弟的股份亦为8.08%。在博纳私有化团队中,腾讯持有股份7%,此后的A轮融资中,腾讯领投。腾讯影业还持有功夫影业15%的股份。

近到华策影视、新丽传媒、海纳影业、爱奇艺,远到特纳公司、卫星工作室、Free Association现阶段以IP项目合作为主。

同样拥有巨头互联网公司的血缘,亦同样拥有丰厚的资源和流量,腾讯影业和阿里影业自出生就难免被人拿来比较。

虽然都不是传统意义的内容公司,但阿里影业和腾讯影业代表的是互联网公司切入影视领域的两种路径——阿里影业越来越强调大数据的重要性,宣布要做电影产业的基础设施公司,要提供“水电煤”;而腾讯影业,则依靠阅文、动漫、视频等版块的联动,意图形成内容生产、IP转化的内容连接平台。

从上文分析不难看出,腾讯野心在于全内容链。在上游IP层面,腾讯系拥有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集团——阅文集团,以及面向二次元群体的腾讯动漫;制作层面则布局了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互动衍生层面,则有号称“现金牛”腾讯游戏,以及新成立的腾讯电竞;入口方面,则有视频播放平台腾讯视频,以及投资新“猫眼微影”。

两种路径到底哪个能通到罗马,就有待时间和耐心的检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