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盗用了我的2万元“海淘”额度?看法新闻调查牵出两家神秘电商平台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暗访组)网络购物这几年发展迅猛,喜爱购物的人们将目光伸到了海外,这些人俗称“海淘”。

2016年国家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发布我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新政策,自2016年4月8日起,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的单次交易限值为人民币2000元,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为人民币20000元。也就意味着每人每年“海淘”的额度为20000元,超出部分将要缴纳严格的关税。

2017年,是实行该政策的第一个自然年度。

前几天,只购买过两次海外商品的刘先生偶然发现,自己名下多出了6笔交易,交易额度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通过查询详情后发现,6笔交易中的商品从奶粉到背包,再到内存卡,自己全都没有购买过。而在维权过程中刘先生得知,他的遭遇并非个案。

那么,这些被冒名购买的商品,到底卖给了谁?又是谁,冒用了刘先生的额度?针对刘先生的遭遇,记者已经向海关缉私部门进行了举报。

消费者投诉:

海淘交易名下 莫名多出6宗记录

北京的刘先生平时经常使用网络购物,偶尔也在利用电商平台购买一些国外商品。

今年8月份,刘先生意外发现,今年只有两单“海淘”经历的他,自己名下却突然多出了6宗交易记录。

神秘电商网站盗用客户海淘额度 受害者维权之路艰难-势活(刘先生被盗用的6笔交易记录)

“我之前确实在一些电商平台上买过国外商品,比如ebay。有些商品不支持直邮到中国,这样就需要利用转运公司运回中国。”刘先生介绍说,在网站上购买的国外商品,如果不能直邮回国内,就要选择第三方付费转运公司,帮忙转运回国内。

今年,刘先生在5月份分两次购买了部分商品。但在随后的查询中,他名下的的交易记录显示,海淘记录已经变成了8次。“剩下的6个记录,都不是我买的,我没买过这些东西。”

此外,刘先生通过网络贴吧等途径,已经联系到了几十位受害者,他们都存在额度被盗用情况。最严重的是广东湛江的一位女士,名下被盗用了19000多元,而且全部是奶粉。

虽然被盗用的额度不多,但是刘先生担心持续下去自己的免税额度被盗光,自己“海淘”就要开始交税。此外,他也担心自己的个人信息被盗,会不会被人用到其他地方。

数据显示 通关商品多为单一品种

2016年3月24日,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发布我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新政策,自2016年4月8日起,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将不再按邮递物品征收行邮税,而是按货物征收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

其中,对公民个人影响最大的就是海淘额度。

三部门明确,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的单次交易限值为人民币2000元,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为人民币20000元。超过单次限值、累加后超过个人年度限值的单次交易,以及完税价格超过2000元限值的单个不可分割商品,均按照一般贸易方式全额征税。

为了方便公民掌握自己的海淘额度,中国电子口岸开放了数据查询业务,通过大数据平台,每个公民可以查询到自己的额度使用情况及商品交易详细信息。

记者随后通过这个平台查询看到,2017年度,刘先生共产生8次通关记录,时间分别为2月、3月、4月、5月、6月、7月,除5月份的两笔记录是他自己购买的商品外,其余都是莫名出现的。

记者随后通过海关公布的电子口岸信息查询系统看到,2017年度,刘先生已经通过通关数据产生了8笔交易,记录显示订购人均为刘先生本人。交易的商品中,除了个性化的内存、手链、背包等物品外,就是大量单一品种商品。比如一款德国的威化饼干一次性就购买了24包,老年奶粉一下就购买了8包,还有一笔交易显示,刘先生购买了6个耳温枪。这些东西,刘先生根本不知情。

通关信息表中 订购人信息无一相符

通关数据信息的详情查询中,虽然信息订购人写着的是刘先生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但是订购人电话一栏的电话号码却非常陌生,根本不是他本人的。

记者梳理了一下6笔订单电话,发现共涉及4个手机号码,归属地显示,这些手机机主分别在北京、大连、深圳等地。这6笔交易分别属于两家电商平台:鹤山市四通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深圳便宜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每家公司各3笔。其中鹤山平台的3笔交易,所留电话均为同一个手机号码。深圳平台的3笔交易,分别是3个不同的手机号。

记者首先拨通了鹤山平台订单上所留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位女士,她对于这样的订单也很疑惑。当记者询问其今年是否购买过澳大利亚的饼干及奶粉,她都予以了否认。“我买老年奶粉干嘛呀,我没有买过,真奇怪。”据她回忆,她去年曾经在天猫上有过海淘经历,但今年没再买过国外商品。

随后,记者对深圳平台的3个手机号码进行了采访,他们的回答,与鹤山这位女士遭遇基本相同,答案也是“我没买过”。

据大连的这位机主回忆,他之前曾买过日本的商品,但是已经有一年多没再用了。当记者提出,是不是再回忆一下,今年3月7日,他是否购买过美国的“背包、手链”等商品时,他回想后明确答复记者“肯定没有买过”。

另外两个号码归属地都是北京,机主分别一男一女。这名男士斩钉截铁地回答“肯定没有买过”,而女士则表示,自己根本没有买过内存卡,“我当时不在国内,肯定不是我买的”。

两家神秘的电商平台

6笔交易中,分别属于两家电商平台:鹤山市四通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深圳便宜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经过初步查询,鹤山市四通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今年1月新成立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位于广东江门。通关信息中的商品申报口岸--鹤山码头,也属于江门海关管辖。这家公司的门户网站“海通淘”,但记者查询后却发现,这家公司的联系方式只留下了邮箱,连个电话也没有。

另外一家“深圳便宜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去年3月,查询网站后依然没有联系电话。但是在网站首页上却出现了身份声明公告,公告中称,“ 截止至2017年6月23日,便宜点发现个别用户盗取他人身份信息。对于此类账户,一经发现立刻进行封号处理。若便宜点客户有发现个人信息被盗的情况,请及时联系我司客服。”

同时,通过查询该网站的支付渠道,记者发现,这家购物网站的支付终端并非是公司账户,而是需要将资金打入到一个叫刘某的个人银行账户,这个个人银行账户开户行则为上海。

刘先生遭遇被冒用的这两家电商平台虽然没有取得进展,但是其他人在所涉及的电商平台上遇到的问题,似乎可以说明问题。王女士被冒用的电商平台也都是属于深圳,她在投诉后对方并不惊奇,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更为可怕的是,对方曾无意中说出,他们平台就是为“水客”提供通关服务的,平台对外就是一个窗口。

在此次所调查的电商平台门户网站上,记者注意到,这些网站制作粗略,虽然有商品展示,但是成交量多数为0,即便有交易也很低。这些网站很像一个幌子,很多功能无法使用,点击后立即跳转到主页。从而,从客观上印证了上述说法。

神秘电商网站盗用客户海淘额度 受害者维权之路艰难-势活(王女士的额度被盗用后仅剩660.07元)

刘先生遭遇被冒用的这两家电商平台虽然没有取得进展,但是其他人在所涉及的电商平台上遇到的问题,似乎可以说明问题。王女士被冒用的电商平台也都是属于深圳,她在投诉后对方并不惊奇,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更为可怕的是,对方曾无意中说出,他们平台就是为“水客”提供通关服务的,平台对外就是一个窗口。

在此次所调查的电商平台门户网站上,记者注意到,这些网站制作粗略,虽然有商品展示,但是成交量多数为0,即便有交易也很低。这些网站很像一个幌子,很多功能无法使用,点击后立即跳转到主页。从而,从客观上印证了上述说法。

而另外一名受害者孔先生,他被盗用的平台现在已经被海关缉私部门盯上了。孔先生被盗用额度涉及一家电商叫做“深圳市前海乐贝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根据该公司发布的公告,为了配合海关稽查工作,他们已经从7月12日开始,暂停所有运营,平台恢复时间待定。

受害者已经至少30人 维权之路艰难

除刘先生外,海淘额度被盗的用户已经并非个案。在受害者组建的微信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有30人发现额度被盗、身份被冒用,每人被假冒交易数量也从两次到20次不等。如广东湛江的一位用户通过查询发现,她一共被冒用的交易次数甚至高达20次,全年交易额度已达19339.93元,已接近两万,自己已无法正常购买海外商品。在20笔订单中,“神秘人”购买的商品则全部为奶粉,而且不是一个品牌。

而受害者想要快速维权、制止身份被盗用却并非易事。

神秘电商网站盗用客户海淘额度 受害者维权之路艰难-势活(广东湛江受害者向警方的报案回执)

广东湛江的一位女士发现被冒名交易20次后,她随即向公安部门报案,她的报案很快被公安部门受理。并于8月13日在广东报案,当时被受理,并拿到了报警回执。

相比之下,其他人的遭遇则并不同样顺利。

北京的王先生发现了被盗用3笔交易,额度虽然只有300多元,但如果持续下去很容易导致自己无法正常购买海外商品。于是,8月14日,他向海关缉私部门进行了举报,对方记录了信息后,说是先查一下有问题再联系,之后没有了下文。随后,王先生又来到西城区二龙路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表示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没有接触过走私的案子,不知如何受理。即便立案,如果没有正确侦办途径,也没有意义。

灰色通关 现在又出新变种

由于没有找到两家电商平台的实际控制人和直接知情人,刘先生的遭遇还没有人能解释清楚。但是,一个明确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有人为了避税,盗用了刘先生的免税额度。而且,通过30人不同情况的描述,记者发现,被盗用额度者,基本都有海外购物经历。

那么,问题只能出现在两个环节:一是下单的电商平台,二是收货人。如上所述,如果收货人的电话是真实的,那么就是收货人盗用了刘先生名义。但是,经过记者调查,涉事的4个电话号码机主均否认了购买过上述商品。

按照规定,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购买人(订购人)的身份信息应进行认证;未进行认证的,购买人(订购人)身份信息应与付款人一致。那么,掌握下单信息的电商平台,就是最后的知情者。比如,他们会知道是谁付款、商品最后到底被转运到哪,实际收货人到底是谁等。

采访中记者从海关、报关公司等多个环节了解到,去年我国出台跨境电商的新政策,就是为了打击“灰色通关”问题。在“新政”出台前, 零售的进口商品在实际操作中,税率水平普遍低于同类一般贸易进口货物的综合税率。这导致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与国内销售的一般贸易进口货物、国产货物之间的不公平竞争。

但是,从记者调查遇到的情况来看,灰色通关出现了新的变种。盗用他人额度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偷逃关税。

目前,记者已经就刘先生等人的遭遇及调查遇到的情况。今天上午,记者分别致电问题集中地海关--深圳海关服务热线及走私举报热线。受理的工作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相关详细举报情况后表示,他们会尽快转给相关部门进行处理,处理后会给予反馈。同时,他们也透露,近一段时间以来,海关已经接到大量投诉举报电话,反应的问题都集中在个人信息及额度被盗用的情况。但至于是个人行为还是电商公司行为,具体情况还要进一步调查。

律师点评:

可以视为电商平台与到用人共同侵权 再进行逐步举证

北京邦恒律师事务所田经纬律师介绍,从目前的法律环境结合事件背景不难看出,如果刘先生陈述属实的话,则可以肯定刘先生的姓名权已经被侵犯,刘先生依法是可以要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

那么就涉及下一个重要的问题,到底是谁盗用了他的姓名?谁是侵权人?侵权责任到底应由谁来承担呢?

根据目前情况来看,倾向于盗用人和电商平台涉及共同侵权的问题。当然这里面需要律师进行全面的证据收集和调取工作,甚至包括依法申请司法机关调查取证的事项。此外,海关口岸、监管中可能也存在一定的过错或疏漏,如经查证属实,作为监管机关也需要承担一定的补充责任。

田律师解释说,根据最高院民法通则意见的通知规定,盗用、假冒他人姓名、名称造成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犯姓名权、 名称权的行为。

同时,我国侵权责任法也明确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侵权人因此获得利益的,按照其获得的利益赔偿;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被侵权人和侵权人就赔偿数额协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赔偿数额。

此外,根据将于2017年10月1日实施的民法总则规定,对于公民的姓名权,包括企业的名称权等也有明确的保护。

专家意见:

强化身份核验 应该能较好解决问题

针对海淘额度被盗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唐钧主任表示,杜绝此事发生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后台联网审核,第一时间联到身份证本人。

唐主任介绍说,目前通关有两难:既要效率,这是服务问题,慢了会有投诉;又要监管,这是执法问题,漏了会纵容违法。

在上述两难的情况下,出现了盗用公民身份证问题,建议用技术问题来防御。增加:及时有效的身份核验技术,应该能较好的解决问题。或者至少要有告知身份证本人的环节,满足知情权。比如美国是

一个号码打通,就解决了身份核验。我们目前的情况,建议相关部门打通数据库,联网核验,争取早日在制度上、在技术上,解决此问题。

据了解,为了身份核验是未来一个发展趋势,今年5月开始,北京市工商局就开始了股东与法人身份核验。拟担任公司法人或者股东的公民,必须进行网络核验,才能进一步办理业务。网络核验除了要

上传身份证正反面外,还需要本人手持身份证照片。上传过程必须即时拍照,不支持图片上传。这一新做法,就是为了打击身份证被冒用作为企业法人和股东问题。

其实,在“跨境电子商务年度个人额度查询” 模块下,如果需要查询本人通关的商品详细信息,是需要进行身份注册环节的。只是,注册环节相对简单,只需要提交姓名、身份证号码和一个手机号

就可以,而并没有加强身份证与本人是否相符内容,从而才出现了大量身份信息被他人冒用问题。

链接:读者想要查询自己额度是否被冒用,可以登录跨境电子商务年度个人额度网站(http://ceb2pub.chinaport.gov.cn/limit/outIndex)进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