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的风声一出,迅雷的股价狂泻不止。

此前借助“链克(原名玩客币)”而青云直上的迅雷(NASDAQ:XNET),曾经在美股创造了去年10月到11月,股价从4美元狂飙到峰值27美元的惊人历史,但是随着中国监管方面的一纸风险提示,而在1月12日坠落到16.63美元,跌逾27%。

股价大跌近三成!被指变相ICO 迅雷链克还能走多远?-势活

迅雷股价12日跌去近三成。

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指出随着各地ICO项目逐步完成清退,以发行迅雷“链克”(原名“玩客币”)为代表,一种名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风险隐患。

一位接近迅雷的相关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区块链业务面临被投机分子利用炒作的风险, 和做互联网业务面临着钓鱼等安全问题一样。但迅雷并不会因为有人钓鱼坑害用户, 就把互联网业务定义为伤害用户。企业的责任是与投机和炒作做斗争。”

  监管脚步近了

中国互金协会是经国务院批准,2016年3月正式成立的全国性行业协会和自律组织,组建方分别是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国家有关部委。

一般而言,中国互金协会的风险提示就代表着“监管在路上”,比如2017年8月30日,该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就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ICO)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违法犯罪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应立即停止从事ICO。此后9月13日,该协会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风险的提示》,1天后监管部门就开始着手清退各个比特币交易所。

在针对变相ICO的公告中,中国互金协会指出,10月以来,以IMO模式发行的“虚拟数字资产”,包括链克、流量币、BFC积分等。以迅雷“链克”为例,发行企业实际上是用“链克”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同时,迅雷还通过招商大会频繁推销、发布交易教程助推炒作等方式,吸引大量不具备识别能力的群众卷入其中。

去年10月12日,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一款数字货币,叫做玩客币,根据官网解释,“玩客币是基于‘玩客云’智能硬件,依托共享经济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官网还解释称,“玩客币的分配仅限于挖矿奖励、运营开支和创始团队激励,不做ICO。”

不过澎湃新闻发现,从玩客币的挖掘和分发方式上来看,的确与数字加密货币比特币尤为相似。比如需要在京东上买“玩客云”作为矿机,一台售价338元,买了之后可以将自家的闲置带宽提供给迅雷,迅雷进行技术处理后从中获益,而用户的上行带宽、硬盘存储空间(建议200G以上)、在线时长(建议保持每日24小时在线)三项数据决定挖矿的分数,按照分数占全网总分的权重向全网矿机分配当日产生的币。

接近迅雷人士表示,玩客云硬件产品与基于区块链技术、对用户分享自有闲置资源给予链克作为奖励这一共享计算模式,并没有直接对应关系;用户购买、使用玩客云并不需要参与共享资源,是否参与这一模式由用户自愿、免费选择,这一过程迅雷也并不向用户收取任何形式的费用,而是依据用户共享资源的能力,由中心服务器排序并发放对应的链克奖励,让用户可以兑换迅雷提供的服务。迅雷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获取超过商品正常价值以外的资金。

简而言之,用户购买“挖矿机”是自愿的,迅雷只是在之后发放奖励,没有挣交易的钱。

  内讧时期被指涉嫌ICO

在回应澎湃新闻的质疑时,迅雷CEO、网心科技CEO陈磊曾斩钉截铁地表示:“从来没有考虑过ICO。我们先公开的玩客币的发放模式,然后国家才出手管ICO的。”

陈磊当时表示,ICO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庄家持有较多的代币,比如70%的代币,在市场炒作、哄抬价格之后庄家套现牟利,而迅雷团队坚决不会用玩客奖励计划去换一分钱。

但随着去年11月底迅雷的一次内讧,迅雷公司高级副总裁於菲通过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公开信中表示,陈磊开展的“玩客币”为非法集资骗局,“陈磊开展的非法发行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个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并表示,公司因为玩客币的牵连,被政府约谈过。

虽然这次内讧最终以和解告终,玩客币却去掉了原名中的“币”字,更名为“链克”。

交易平台涌现,接近迅雷人士:已经举报

鉴定玩客币是否为非法代币的一个标准,就是看其有无在第三方平台交易并引发二级市场流通和增值交易。

陈磊曾对澎湃新闻表示,玩客币没有也不会上线交易,ICO线上交易平台存在“割韭菜”的嫌疑,很多代币白天不涨价半夜涨价,并且在不一定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随意交易,这是肯定会受到监管严厉打击的。

虽然迅雷方面表示玩客币不会上线交易,但是还是出现了玩客币交易网、玩客网等交易平台,玩客币价格在这些网站上一涨再涨,极端时半个月涨价30倍。不过在11月的时候,已经纷纷停止交易,自称收到了迅雷的法务函,还自称与迅雷旗下网心科技没有任何关系。这些网站大多注册在域外,无法验证是否与迅雷有关。

之前迅雷大数据在内讧时曾经攻击玩客币,迅雷方面的网心科技公司充当了玩客币黑市交易的“中证登”,“网心公司为玩客币交易提供了清结算服务,是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最大服务商。它不仅提供黑市交易的清结算服务,还在这个服务中收取交易费用,每手交易费0.01玩客币。”

但玩客币方面对此全盘否认。

接近迅雷人士还表示,迅雷已经配合执法部门打击过非法交易,比如2017年11月4日开始,迅雷发现有投机分子违反国家规定上交易平台时,发立场公告并举报相关交易平台;2017年11月22日,宣布玩客币钱包启用实名认证的通知,杜绝投机分子恶意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