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创始人周航:如果再创业我会做慢、做少、做小-势活摄影:邓攀

“如果我再创业,我可能更努力把自己的心态放平和,和普通创业者一样从零开始。”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马吉英

面对主持人抛过来的关于易到用车的问题,周航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尽管这是他的“孩子”,但现在他已经跟易到“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了”。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有一天经过一栋大楼时,周航的司机告诉他说,易到现在在这个楼上,“那时我才知道(易到搬了家)。”

易到创办于2010年5月,是中国第一家专业提供网约车的服务平台,但在之后几年的网约车大战中,易到并未抓住先机,反而在竞争对手的挤压下不得不选择在2015年10月引入乐视的投资,后者以 7亿美元获得了易到70%股权。

冲突与矛盾在这轮融资后不久就爆发,周航隐退,再到今年4月矛盾公开化后,创始团队集体离职,也彻底与自己的“孩子”说了再见。

“易到现在还是活着的,我作为创始人依然感到很欣慰,虽然已经被这么多次重拳打击它依然活着。”周航说,“第二个欣慰的是,易到现在也跟另外一家公司(记者注:乐视)没什么关系了。”

离开易到这段日子里,周航有不少的反思,“反复咀嚼着痛”,而他的内心也因此有所收获,“只有你足够痛的时候,新的光亮才可能照进来。”

反思之外,周航的大部分时间放在投资上,他现在是顺为资本合伙人,一年下来见了近180家公司,给创业者们做着场外指导。“但自己还是有一颗非常躁动的心。我经常在想,如果我再创业会和上一次创业有什么不同?”

他思考的结论是,如果再去创业,可能会从创业界传统的“做大事、做很多、做很快”的观念,变成主动去选择“做小,做少,做慢”。

在他看来,做小,就是可以从大处着眼,但是一定要从小处着手,从最小的一件事情开始做;做少,意味着尽可能把事情干少,“勇敢地把你想干的事情一个一个从清单上划掉它,然后去选择一件事情”;做慢,就要想的足够长远,慢慢去打磨成一家伟大的公司。

但周航也指出,慢指的只是创业准备时的慢,而公司的成长一定要快。同时“我可能比过去更加追求每个细节的卓越”,更加去做正确的事。

“如果我再创业,我一定要去做一个真正平凡的创业者。”周航说,“和普通创业者一样从零开始,而不是告诉自己是一个自带光环的创业者”。

以下为周航的演讲实录,略有删减:

足够痛才会有新开始

这一年中问我最多的就是周航你在干什么,你有什么打算,下一步准备干什么,大家都很关心我,很感谢大家,其实这些问题问得我倍感压力。

这一年我终于又来了一个非常好的很珍惜的状态,gap year(间隔年)的状态,我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我把自己今年的状态列为几句话,一句话是自我去充电。我可以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做自己过去想做而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做的事情,同时也花了很多时间去学习和思考,不管是向过去学习,还是对未来的探索都花了非常多的精力。

第二是rebuild(重装),同时也在想如果我再干一件事,我应该干什么。我开玩笑说今年的状态比创业时候还忙,每天特别多的事情,当然也很有收获,也认识很多新的朋友,这是一段非常棒的时光。

这段时间我有特别大的感触,成败,今年我不是很想提这个字眼,但是我特别想说只有你足够痛的时候,新的光亮才可能照进来,痛可能是光照进来的地方。恭喜你,如果你有足够痛的时候你可能有新的开始了,新的光亮可能会照到你,这是我今年特别大的心态上的感受。

因为在易到的创业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直到今年还有一些,正是因为经历了太多,这种痛在自己内心中反复咀嚼着,才开始把眼光真正从外收回到了内,向外看世界回到了向内看自己。

再去想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的认知应该有一些什么变化,自己内心应该有什么变化,自己个人应该有一些什么变化,我觉得只有足够痛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心态,才会有这种开始。

再创业要做小、做少、做慢

我一直在体会我在干什么,虽然我在顺为做一些投资,也见了很多公司,一年下来我可能见到180个公司。我后来慢慢又找到了,我自己还是有一颗非常躁动的心,我就在在想,如果我再创业会和上一次创业有什么不同?

在创业界有种政治正确,就是我们要做大事,做很多,必须很快,大、多、快是创业界没有人去质疑这样一种价值观,但是我恰恰有一些新的不同的思考。

这里面有两个对我有很大的启发,其中一个是湖畔大学。湖畔大学说要做300年的大学,我最开始不太理解这句话什么意思,我认为只不过是表一个决心。其实它对应的是另外一派,也有学校说我们十年内成为世界十大商学院,这是两种不同的语境。

还有一次是去年我和阿里当时参谋长曾鸣教授,也是我多年的老师有过一次对话,我说我想休息一两年,他说好,你其实可以休息六年八年的,我说为什么要这么长,他说以后人都可以活120岁了。

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结合这两件事情我心里就有一个巨大的放松,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把所有的事情想得足够长远的时候,其实你做事情的从容程度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我现在经常问创业者你这个事情准备做多久,如果他说三年就干成什么,这是一种说法,还有一种说这个事业就是我终身的事业了,其实我主要是关心他们对这个事情做多久的打算。

因为我认为不管是在一个什么时代,一个伟大的公司都需要慢慢去打磨的,只有当你把一个事情想得足够长远的时候,你才会做好每一件当下的事情,否则你就会很急迫,如果三年内你必须做成一个独角兽,你的行为是什么,你的选择会是什么,你可以自己去体会和品味一下。

第二是要做小,要做足够小的事情,而不是做大的事情。这话又怎么理解呢,难道我们创业不应该创大事吗,如果一个小事怎么值得去创呢?

最近我经常听到一个套词,基本就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云计算、大数据,都是要解决某一个领域的宏大的问题。但是我后来走访了很多公司,特别是我们投资的一些公司,他们遇到的问题往往都是在一个巨大领域中非常好,但是他们始终都找不到一个足够小的切口或者针眼扎进去解决这个问题,导致创业很长时间都是围着锅边转,就像牛吃南瓜无从下口。

所以相对一个宏大的格局而言,我建议你可以从大处着眼,但是一定要从小处着手,从最小的一件事情开始做,可能你的小事和别人的小事不一样,你的事情再小是从大处着眼开始去做的小事。

第三,当然就是少。大家知道我们往往很容易把一个事情想得比较复杂,我们往往认为这个事情要足够牛逼,足够复杂,足够创新,一个事情尽可能把事情干少,而不是干多。

一个创业公司往往是什么状态呢,一定是人少、钱少、资源少,这是大多数公司,不管你后来多么伟大,你最开始创业的时候都是如此,你不用有任何的抱怨说找不着钱,没有人愿意跟你干,谁也不搭理你,这就是创业的常态,你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你已经三少了,你还想干很多事情,你在每一件事情只能放一点点的力气,你怎么可能做得好呢,所以我觉得大家应该相反,一个创业公司可能有很多诱惑,很多思考,相反这个时候应该勇敢地把你想干的事情一个一个从清单上划掉它,然后去选择一件事情。

或者说得绝对一点,一个创业公司在一个时期几乎可能只能有一件关键任务,你全力以赴做那一件事情,才有可能做得好。

所以我的结论是如果我去做事情,我可能会从传统的“大、多、快”,变成主动去选择“做小,做少,做慢”。

追求卓越、正确的事以及快速成长

很多人说可能你的心老了,是不是你就想做个小事,聊度一下余生就算了,我还没有说但是呢。虽然你做小、做少、做慢,但是我可能比过去更加追求每个细节的卓越。

这什么意思呢?就是我觉得过去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因为做的事情太多,对应的资源又不够,或者思考也不够,可能我们每个事情本身的结果、过程,其实都不够卓越。

你说我挺好的,我的用户评分也挺好的,用户反馈也挺好的,比同行业都好,你可能是优秀,但是我在这里谈的是卓越,是我们能不能够从优秀变成卓越,这里是有一道巨大鸿沟的。

如果100个人,可能90人做及格,40人做得良好,30人做优秀,几乎只有一个人或者更少,可以做到卓越,我觉得当你一旦把每一件事情做到卓越的时候,你得到的势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所在的细分领域所得到的支持、所得到的资源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追求卓越是一个非常非常艰苦的过程。

下一个是要去做真正正确的事情。我在这里谈一个小故事,有一次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刚从硅谷回来,我说感觉怎么样,他说挺好的,我看到一些大公司他们6点钟就下班了,他们太懒了,假以时日我们一定能够超过它们。

我说我可能恰恰从这个过程中有另外一个视角,他们如此不勤奋还日进斗金,毫不费力,说明他们干了正确的事情。反观我们中国创业者,996、狼性、血拼、互相战斗,但是我们大多数公司其实结果也并不是太好,说明什么呢,似乎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和正确的事情相比,可能勤奋毫不重要,也就是说勤奋不是你成功必要的前提。

当然我不是说你不该勤奋,勤奋不并是成功的充分条件,相比可能去做真正正确的事情是更重要的。

什么是真正正确的事情呢?这个是高深无比的问题,我今天来看,我希望这个正确的事情是那些足够的创新,创新到可以毫不费力而巨大成功的事情。这个话说起来又是很招人恨的一句话。

还有一句话叫不怕小,就怕慢。大家说你刚才主动选择做慢,对,但那是创业的准备,就是你要为足够长久的事情去做准备。这里我想谈的是结果。

一个创业公司在创业过程中不怕起点低,关键是怕成长速度慢,我希望大家应该意识到,如果这个结果慢,你一定有问题,你做的过程有问题,你一定需要调整,至于怎么调整就是每个个案不一样了,这个时候你不要总是试图给自己结果的慢去找一个理由。

我经常听到声音说我们这个事情太宏大了,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因此你要等到我好的东西慢慢发生。还有的人总觉得自己做得是对的,结果已经告诉你慢是不良身体状态一样,你需要调整,我们创业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我们创业是不断证明自己是错的。

最后我想说如果我再创业,我一定要去做一个真正平凡的创业者。这是一种心态,尤其是像我们多次创业的人,很多对你都很有期待,我今天最怕有人说周航如果你再创业我一定投你,一定给我们留点份额。很感谢大家,这句话给我很大的压力,对我下一次创业也并不是那么好。

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再创业,我可能更努力把自己的心态放平和,和普通创业者一样从零开始,做一个真正平凡的创业者,而不是说告诉自己是一个自带光环的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