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有人问6000元有啥理财建议 他说:买比特币-势活 

原标题:泡沫与理想:一位科幻作家与比特币的奇幻之路

孙骋

2011年,一个大三学生在知乎提问:手头有6000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

科幻作家长铗当时回复他,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今年比特币价格暴涨,这段颇具预言色彩的对话截图,突然在网上火了,长铗被网友视为“神人”。

交易比特币的这些年,长铗不再出新作,有老读者在长铗的百度贴吧留言:跪求长铗复出,您什么时候写新小说?一个网友回复,长铗正在做很科幻的事情。

如今,长铗把现实生活过成了一部科幻小说。他2011年接触比特币,同年创立比特币资讯网站“巴比特”,2013年出版《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一书。他在区块链领域的创业之路可谓起起伏伏,经历过低谷:比特币的两轮暴涨与暴跌,以及多位创业合伙人的离开;也陆续获得几轮融资,正在探索区块链领域的新兴商业模式。

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是一位投资老手,他于2016年投资了长铗的团队,他告诉全天候科技:“长铗在比特币圈子里拥有比较高的认知和人际关系,创业项目比原链是一个平台型的公司,能够为用户提供系统化的服务。”

前几年,很多人劝长铗转行做互联网金融,做借贷生意,因为这些行业赚钱快,长铗比较执着,一直坚守在区块链领域。

从科幻小说家到比特币布道者

长铗本名刘志鹏,笔名取于一句楚辞:“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

他和比特币的缘分始于科幻小说。

他16岁时开始科幻写作,陆续在《科幻世界》等各个大幻想杂志发表科幻作品,《屠龙之技》、《扶桑之伤》等小说,为他积累了大量粉丝读者。其中《昆仑》、《扶桑之伤》、《674号公路》获2006年、2007、2008年银河奖。

在天马行空的科幻世界之外,长铗是广西国土资源规划院里的一名工程师,刚毕业工作那几年,他在酒局、应酬上花了很多精力,小说写作停滞。2011年,长铗身处创作瓶颈期,为了寻找新灵感,他获得了比特币的信息。

比特币为长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最初对比特币感兴趣的人,大多为极客、自由主义者,这些人身上往往有些理想主义气质,他们对未来世界充满了想象。

“我们正进入一个哈耶克所预言的自由货币、自由资产时代,试想一下,如果将来,资产的流通不再以地域、国界为限制,不再受制于各国法币的兑换,人们投资与交易资产就跟网购一样方便,征信与授信不再依托于巨头与中心化平台,这个市场会变成多大?”长铗告诉全天候科技。

在风口面前,对趋势的预测是没有意义的,他选择成为趋势本身。

2011年,长铗建立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资讯与社区网站“巴比特”,这是一个专注区块链、比特币以及数字货币领域新闻报道的平台,提供信息推送、论坛交流等服务。

通过巴比特,长铗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2013年,他和爱好者们合著了《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一书,这是国内第一本关于比特币的专著。

从资讯业务起家,长铗于2014年4月拿到一轮投资,于是辞掉公务员工作,来到杭州,成立公司,继续经营巴比特,发展至今,已形成巴比特与比原链两条产品线,分别定位做区块链信息与资产的基础设施。

创业之路几多坎坷。

比特币在2013年底遭遇第一次“滑铁卢”,彼时币价从8000多元人民币骤跌至1000多元。区块链行业步入寒冬。当年和长铗合著《比特币》一书的七位作者,只剩下他一人还留在这个行业。

2014年,他的合伙人也离开了,巴比特在很长时间里都面临着“资讯网站难以变现”的难题,巴比特离矿机行业与交易所较远,受币价波动影响较小,但一时也没有赚钱的业务。

不过长铗很执拗,他仍然在“数据挖掘”、“信用评价”这些短期看不到收益的项目上寻找突破点。

早年的比特币圈朋友,退圈后开始做别的生意,包括互联网金融领域的P2P、现金贷业务,由于市场大、门槛低,参与者们都赚到了钱,不少人劝长铗转型。

币信CEO吴钢和长铗认识多年,看着他创业起起伏伏,坦言:长铗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比特币暴涨暴跌并没有影响他,如果说多年的科幻小说写作经历是预想未来,那么创业是创造未来。

预想未来是长铗擅长的事情。他的小说《屠龙之技》就是对信息时代未来发展的一种展望,整个宇宙都是一个计算机模拟的程序,人是上帝的编程语言,“屠龙之技”这个词,代表着少数人的坚守。

“坚守”也是长铗创业的一个关键词。

打通比特世界和原子世界

从2013年底到2016年初,比特币价格持续低迷,技术崇拜者们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

2016年,长铗出版了《区块链:从数字货币到信用》一书,写书之余,他一直琢磨着区块链的商业应用,那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那年夏天,在三里屯的咖啡馆,长铗花了几个小时向全天候科技记者介绍他和团队研发的新产品——基于比特币跨境交易的钱包。那段时间长铗见了众多主流VC投资人,希望为自己的新产品找到融资。

他碰壁了无数次,这个构想当时还不被大多数VC投资人认可,比特币支付一直受政策影响,前途尚不明朗,这个产品最终也没有做起来。

巴比特以社区优势为依托,启动区块链公链项目比原链(Bytom),在2016年9月获得千万级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启赋资本、创新谷、梅花天使。获得新资金的长铗,发起以运营为导向的资讯业务向以技术为导向的区块链公链开发的战略转型。

在从业者看来,数字资产是一种比特资产,传统物理世界对应物的权证、股息、债券、预测信息是原子资产,两者之间存在兑换难题,目前比特资产之间都尚未打通流通界限,公链、私链、联盟链应用中的资产、权益只能在各自圈内运行。

在巴比特社区,一些用户们反映希望能实现资产跨链流通。今年初,长铗开始着手比原链的搭建工作,连通比特世界与原子世界,建造起一个多元化资产的登记、流通的去中心化网络。

长铗向全天候科技介绍,比原链的BUTXO模型,基于比特币的UTXO,扩展为多种资产的UTXO, 比原链与AI结合,在共识机制采用对人工智能ASIC芯片友好型POW算法,在哈希过程中引入矩阵和卷积计算,使得矿机在闲置或被淘汰后,可用于AI硬件加速服务,产生额外的社会效益。

而那些部署了人工智能ASIC芯片的智能设备,也能在闲置的时候挖矿,从而降低运行成本。比原链也是全球第一个使用AI ASIC挖矿的区块链项目。

比原链的应用场景主要是资产的登记流通。

传统证券化资产的发行必须先找到一家券商,公司与证券中介机构签订募集合同,完成繁琐的申请流程后,才能寻求投资者认购。针对收益权、股权与证券化资产等,比原链提供透明的规则与审计:智能合约在比原链上留下永久不变的公开记录,记录不可被篡改,也不会丢失。

通过比原链,证券化资产的发行、登记与流通效率更高。吴世春认为,长期来看,这类区块链底层技术平台,比一般的创新项目有更高的价值回报。

区块链困局:杀手级应用在哪里?

最近,比特币在国际市场再次掀起一波牛市,并且登录美国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主流金融机构都希望在这场牛市中分一杯羹。

长铗的读者们开始关注比特币,在他的百度贴吧里,关于比特币的话题开始活跃,一个网友发帖问:“长铗老师,现在在投资什么币种呀?想跟着你买币。”

其实,在币价之外,长铗正在思考新命题:现在区块链的发展,到了一个需要杀手级应用的关口,让用户爆炸式增长的杀手级应用、颠覆的商业模式,将会是什么?

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比特币就难以挣扎出主流世界为其扣上的“泡沫”帽子。

回顾科技史,早期移动互联网公司也遇到了众多困难,后来的成功实属意外——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逐渐成熟,程序员基于iOS可以开发很多应用,智能机用户越来越多,创业者们的思路更加开拓。 

未来的杀手级应用会在哪个领域?

长铗经历了两次比特币暴跌,他意识到:区块链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也不是人,而是人们的认知成本,以及政策的不确定性。

2013年,比特币价格一度涨到8000元人民币,当年底,受到监管政策影响,比特币价格暴跌至1000元人民币左右,随后几年,媒体不断曝光比特币的负面新闻。长铗和他的巴比特,经历了长时间的冷清,读者和用户因为赚钱的机会而来,因为赚钱的机会消失而离去。

2017年,比特币市场再度火爆,9月监管政策再度来袭,这一次,国内所有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都关闭了,在交易所利润受损的投资人们,也逐渐离场。

“有些赚钱的领域机会多,明知道技术对行业有帮助,但是因为政策敏感、监管重点关注,所以创业者们应该避开,比如金融领域。”长铗告诉全天候科技。

创业者们能涉足的领域,不仅政策上不敏感,还得领域宽广,有很多商业机会,这并不是简单的课题,区块链从业者们还在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