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2年8月提着一个行李箱降落在匹兹堡机场。没找住的地方,也不知道CMU应该怎么去。对未来一片迷茫,但充满乐观。 现在,刚完成了博士期间最后的一场报告,在同样的机场,不过是在等待离开的航班。 回想…
  • 2017-02-06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